美国税改背后拉弗曲线魅影
2018-02-03 09:23:26作者:徐瑾 来源:中国经营报 评论:

2018年,全球最热闹的大事件就是特朗普税改争论,甚至被外界认为全球政治经济中最大的灰犀牛,在冬季达沃斯也引发诸多讨论。那么,特朗普税改到底改什么,美国税改的前世今生与税改影响如何,中国又应该如何应对特朗普税改?笔者将以系列文章和诸位讨论,当下先谈谈税改的经济背景。

首先,如果跳出中国思维,换位美国视角来看,应该厘清川普为何税改。很多国内评论家认为美国经济不差,税率看起来不高,因此税改完全是美国政治阳谋。其实,审视美国情况,美国税改其实也有其不得已的背景。先看美国当前税率制度,其实存在结构性问题,即初看起来美国个人税率不算高,但是美国企业边际税率很高。在减税之前,在发达国家云集的OECD国家中,美国企业税排名第一,高达35%,对比之下,爱尔兰、瑞士等国仅仅在10%左右,美国和这些国家的差距确实比较大。

也正因此,从美国税制的两大特征,也可以也刻画出特朗普基本的减税框架,主要内容可以归结有增有减、有免有改,我总结为“两减、两免、一增、一改”。

从个人税方面,维持7档,最低4档税率从28%、25%、15%、10%分别变更为24%、22%、12%、10%;其次,标准抵扣额翻倍。至于遗产税,最开始版本是彻底废除,妥协之下起征额翻倍,而“一免”是指奥巴马医保强制个人参保则免除。

如前所言,在热闹的个人税之下,川普减税,更大动作是在企业税方面。企业税从35%降低到21%,同时从个人商业收入方面对小额商业收入提供税收减免,投资支出的费用化则是起到降低税负、鼓励投资作用。其中,值得一提的是境外所得税方面,以前美国是全球征税政策,企业将不再双重征收。

和所有经济政策一样,税改最后方案也体现了美国政治博弈。目前经过参议院和众议院的妥协之后,减税方案从比较激进的版本变得温和。变化有两点,第一,个税方面采取的参议院版本,实行7档税率;第二,新版企业税税率采纳众议院版本,税率调整为21%,生效时间定于2018年开始。

一言以蔽之,川普方案要点在于实施更全面减税,希望实施更简单税率,使得企业投资以及经营更为简便。当我们分析共和党为什么要减税的时候,首先应该理解经济学原理“拉弗曲线”。

关于拉弗曲线(Laffer Curve)故事很传奇,和20世纪80年代红极一时的供给学派有关。据说为了说服福特总统团队,美国南加利福尼亚商学研究生院教授阿瑟·拉弗(Arthur Laffer)在餐巾上画下这一曲线。这一曲线的经济学含义在于税率越高,政府的税收就越多,但税收高到一定限度,企业就会减少投资,人们也减少工作,随之也造成了政府税收的减少。

也正因此,拉弗曲线揭示政府税率和税收额之间存在均衡点,过了这一均衡点,政府加税反而降低收入。拉弗曲线纵坐标是税率,横坐标是政府收入。拉弗曲线定义在于,如果你的税率定义成零,那么很显然政府收不到一分钱的税,政府收入也就是零,但如果你把税率定成百分之百,这意味着每人或者每个企业挣的每一块钱都必须上交给美国政府,那么这些人和企业就不会去工作了,那时候政府也收不到钱了。从数学上面讲,税率跟政府收入之间存在有趣的曲线关系:在曲线的上半截,随着税率提升,政府的收入是越来越多,但在曲线的下半截,随着税率的提升,则会非常严重地打击企业和工人的劳动积极性,那会阻碍经济的扩张,即使税率越高,政府的收入也越低。

拉弗曲线如果那么清晰有力,为什么过去政府不采用?问题在于,这一曲线一直不乏争议。这一理论最初是写在餐巾纸上,迄今已经40多年——有意思的是拉弗本人后来甚至记不得这件事,倒是当场的《华尔街日报》记者保留着这张餐巾纸。这条曲线来解释这么一种政府税收与税率相互关系,在20世纪80年代之后变得非常著名,也成为经济学基础概念。

*除《中国经营报》署名文章外,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。
责编:孙家佳 sunjiajia@cbnet.com.cn

中国经营报

经营成就价值

订 阅
最新文章
美国税改背后拉弗曲线魅影

​2018年,全球最热闹的大事件就是特朗普税改争论,甚至被外界认为全球政治经济中最大的灰犀牛,在冬季达沃斯也引发诸多讨论。..[详情]

国情咨文与特朗普政道

特朗普发表了首次国情咨文,但是很快就被关于“通俄门”的调查掩盖了。这似乎变成了特朗普的宿命,甚至是原罪。[详情]